陈士渠介绍,这个案件中,公司谎称产品为中国医学权威机构研…

古玩

编者按:本文作者杰罗姆,长期关注新媒体领域。对国内外新媒体的现状和未来有很多有价值的思考。

36氪在此转载的杰罗姆系列文章共有四篇,本文为第三篇,之前的文章请点此处,始发在作者的简书专栏。(上接《埃文·威廉姆斯的第三次新媒体浪潮?《二》》速度、数量和质量是互联网上三个重要的力量源泉。前两者已经获得了人们足够的掌声与鲜花,但是,威廉姆斯指望的第三者“质量”,会受到人们青睐吗?质量真的是互联网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人们所需要的但是他们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的那个什么东西吗?互联网出现了多少年,人们就喊了多少年的“内容为王”,这一回,不会是又一个童话?埃文·威廉姆斯离开推特之后,他的新办公地点离推特隔了几条街,并不很远。但他的新事业,距离推特就远了。

推特只能发140字的碎片化内容,但Medium在长度方面没有任何限制。事实上,Medium推崇长篇、深度。这一点,很合纽约时报的王牌记者、专栏作家戴卫·卡尔的口味,但是篇幅长短并不能用来决定长短,戴卫·卡尔专门飞到旧金山和威廉姆斯面谈了一次,要闹明白,Medium的葫芦里究竟装的是什么药。最后,他用文字写下来的正式结论是这样的:这是一家你暂时无法探知其深浅的公司,它可能只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珍稀古玩,也可能最终接管这个世界。

这样的评语看起来很滑头,完全不是戴卫·卡尔的风格。这个曾经因为年轻时的荒唐,而显得十分瘦弱、单薄,给人弱不禁风感觉的长者,在一系列讲座与访谈中的姿体语言通常十分傲慢。其江湖地位,使他从来不会顾虑在什么场合说什么人什么话。倒是其他人十分在意他会说自己什么。

比如,戴卫·卡尔在采访中要录一段埃文·威廉姆斯的直接访谈,现场回答他的几个问题,录得很差劲,就象一个小混混被抓进警局录口供的模样。埃文十分拘紧地一个一个回答问题,而戴卫·卡尔就象审犯人一样一个一个发问,非常好玩。长期读戴卫·卡尔专栏的人,可能知道,他是一个非常感性而理性的小老头(享年58岁)。他写如今在美国竟然有记者编辑被形势所逼,需要放下身段象报童那样去挨家挨户送自己编采的报纸,可以写到你泪奔(如果你恰好是或者曾经是一个怀抱新闻理想的记者或编辑的话)。

但当他冷静地审视某个人或某个产品的时候,那种屠夫似的漠然,也会让人发抖。比如,他是这么描述埃文·威廉姆斯的:他是一个富有思想的人,但是,不象我上周在旧金山交谈过的众多其他的人,他不是一个爱夸夸其谈的侃爷(bigtalker)。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