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销售商B&N还首度贴出了该书籍的封面,大家可…

艺术品

编者按:作为一座古老而又杰出的城市,佛罗伦萨在世界享有盛誉。本文选自《哈佛商业评论》,作者 EricWeiner 不仅带我们领略了佛罗伦萨的历史故事,还介绍了值得学习的经验。世界各地的城市规划者一直渴望复制硅谷的成功。

在这里只列举两个,那便是泰晤士河谷(英格兰)和硅绿洲(迪拜)。无疑,怀有这些目的而做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原因很简单,他们试图复制一个错误的典范。硅谷过于新潮,过于现代,因此效仿者无法从中吸取经验。那些希望推出世界上下一个伟大的创新中心的人最好还是将视线转移到一个更古老,更杰出的城市群上: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意大利的这个城市国家曾创造了一段空前绝后的伟大艺术以及拥有绝妙想法的爆炸性繁荣。

这个创新的温房为无论是500年前还是现在的人们都提供了相当有价值的经验。下面仅列举几项:慧眼识英才佛罗伦萨的梅迪西斯家族(Medicis)是传说中的天才侦察者家族,他们会有选择地赞助一些有才识的人。洛伦佐·梅迪奇(LorenzoMedici)正因如此才被称为“伟大的洛伦佐”。有一天他在城里闲逛,一个不满14岁的小男孩引起了他的注意。这男孩正在雕刻一个罗马神话中的角色,一个半人半山羊的角色。

洛伦佐震惊于男孩的才华和他追求完美的决心。他邀请年轻的石匠到他的住所生活,跟他自己的孩子们一起工作学习。这是一笔不菲的投资,但回报也十分丰厚。这男孩就是米开朗基罗。梅迪奇家族从来都不会轻率地投资,只有当他们确实发现了天才,并且衡量过风险,才会大方地打开钱袋。

今天,城市、组织和富有的个人都应该采取类似的方式来招贤纳才。然而,资助并不是一种慈善行为,而是一种以共同利益为目的的明智投资。姜还是老的辣在今天的文化中,我们倾向于看重年轻人,而忽略经验,对老式学习模式也缺乏耐心。雄心勃勃的年轻企业家一心想着废掉“精英会”,而从不去想着从中学些什么。然而,佛罗伦萨文艺复兴时期的创新者的经验表明这是一个错误。

一些艺术和文学的翘楚仍愿意支付会费,拜在大师门下,来学习他们的技艺。达芬奇在佛罗伦萨的一个作坊当了整整十年的学徒。如此长的时间在当时也属罕见。作坊是由一个名叫安德烈·德尔·韦罗基奥的人经营的。与其说他是一个好的艺术家,不如说是一个有头脑的商人,韦罗基奥肯定发现了这个从“不合法”家庭走出来的年轻艺术家所拥有的过人天赋,但他仍然坚持让莱昂纳多像其他人一样从最基础的做起,扫地板和清洁鸡笼(蛋彩画在落笔之前先得有蛋)。

慢慢地,韦罗基奥逐渐地赋予他更大的权力,甚至允许他参与到自己艺术品的制作当中。既然莱昂纳多在别处也能很容易地找到工作,为什么还会做这么长时间的学徒呢?很明显,他十分重视他在灰尘混乱的车间中得到的经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