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没有那种从一而终的高冷与严肃,反倒给人一种放松与更接地…

艺术品

编者按:野口勇(IsamuNoguchi)的代表作Akari(日语音同“あかり”,意为“灯光”、“光亮”)系列灯饰已有60多年的生产历史,期间不同款式和用途的灯具走进了人们的生活当中,深受家家户户的喜爱,堪称最悠久、最畅销、最经典的和风纸灯了。本文编译自KatharineSchwab在Co.Design媒体上发表的题为“TheSecretHistoryOfThePaperLanternLamp”的文章。1951年,日裔美籍雕塑家野口勇途径日本岐阜市(GifuCity),该市市长希望他能用高超的技艺,让有着上百年历史的“手工纸灯”重获新生。手工纸灯长久以来都是该镇的支柱产业,其外层多以竹制骨架,蒙以桑皮纸,内燃灯烛。

然而,这一传统手工艺品却在日渐衰落。野口勇接受了这项挑战,将20世纪的时代特色——电的发明——融入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暮生朝死”的和风纸灯便拥有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光源。他的作品“Akari灯光雕塑”(AkariLightSculptures)虽然在当时被比作“异端邪说”,但却成为了20世纪中叶最具标志性的现代艺术品。他设计出了200多种不同的款式,宣告了该产业在日本的正式启动。直至今日,涨势依旧有增无减。同时,抄袭成风,仿冒制品充斥市场——其中就包括宜家(Ikea)批量生产的落地纸灯。

野口勇博物馆(NoguchiMuseum)坐和其它几家供应商也会出售货真价实的Akari系列灯饰,台灯的售价在100-500美元之间,落地灯的售价则在800美元之上。野口勇博物馆坐落于纽约市皇后区(Queens),该馆将为新展“SculpturebyOtherMeans”拉开帷幕,向灯光艺术大师野口勇致敬,他总共拥有5项美国专利和31项日本专利。Akari照明系列作为典型的模块化结构,其灯座和灯罩都是可拆卸、可替换的,颇具现代气息。机械世界之外的一盏明灯每一盏纸灯都是由岐阜市的匠人手工制作的,这意味着每一件成品都是独一无二的。策展人DakinHart认为:“Akari纸灯绝非完美无缺,却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人性的关怀。野口勇将其视为保持万物平衡的一股力量,而天平的另一端则是高度机械化、工业化的人类社会。

这也是为什么Akari纸灯能给人带来一种家的感觉。”Hart将Akari系列灯具视作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与批量生产的仿冒制品形成鲜明的对照。在展厅的一角,他将圆形Akari灯饰布置成了一片浮动的云彩的形态,游人能够身临其境,仿佛在和水母群畅游一般。什么是雕塑?Akari系列吊灯美得让人爱不释手,是点缀朋友圈必备佳选,吸引旁人赞叹和羡慕的目光。它同时也彰显了野口勇的设计理念:雕塑是一种创造空间的动态方式。Hart表示:“如果你保持静止不动,周遭的事物则处于永恒的运动中,这便是野口勇雕塑理念的精髓和灵魂所在。

”野口勇通过Akari照明系列的不断尝试,探索雕塑的可能性。1986年,他为威尼斯双年展(VeniceBiennale)打造了一盏巨型纸灯,整个艺术界却为此而颇感不快,因为当时一致认为Akari系列灯具不是纯粹的艺术品,而是用以谋利的商品。野口勇为该展专门设计了全新系列的Akari灯具,并将自己的板块命名为“什么是雕塑?”。革命性的模块化设计野口勇也将Akari系列的原理运用于其它领域。他独创了一种折纸结构,由若干个小椎体堆叠而成,搭建更大的结构形态。这一方法——由较小部件组成而来的更大结构——为雕塑领域带来了变革,因为它是解决所有难题的一把万能钥匙:这种设计具备重量较轻的先天优势,能够折叠成较小的形状,运输、储藏和安装的成本较低,同时易于操作。

在博物馆的展厅内,Hart成功再现了这一创意,将类似的角锥体堆叠成了“神殿”的形状,正中央则供奉着野口勇设计的第一款Akari灯饰,邀您驻足而观。一盏温馨如家的纸灯除了艺术效果,Akari系列灯具拥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温馨感,是点缀居所的不二良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