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条路是显示技术的升级,电视的分辨率从标清到720P、…

艺术品

编者按:如何训练设计思维?如何在商业目的与个人创作之间进行取舍?本文作者natashajen在“DesignThinkingIsB.S.”一文中讲述了设计思维的一些误区,设计师们需要做到突破舒适区,增加词汇量,并正确认识功能主义。在专业人士的设计实践中,会缺少些什么?我认为设计师身上缺少一种怀疑主义。数字化平台为人们提供了一个非常难得的使我们声音被听到的机会。但是与此同时,我们并没有选择那些适合我们的平台,或者是与我们相适应的格式。

所以一种情况发生了,我们开始不加怀疑地向那些提供给我们的东西求助。在设计中,极端简化外观设计在当今非常普遍,我们甚至只需点击一下按钮即可。而其中有些事情变得糟糕,因而设计应该接受批判主义态度。然而,至今仍未有设计师发出对这些平台、媒体、播客等渠道的大规模质疑。我们应该看看其他相邻领域,比如艺术,虽然并不是所有艺术家都是批评家,但是我们应该看看这个领域里那些尝试更深度思考的人们。他们会审视自己的作品,他们对自己经常做的事情持怀疑态度。

他们同样怀疑并质疑周围的世界。而这些是设计师们同样应该做到的事情,但是因为许多作品都有着商业目标和商业目的,我知道这并不是一件易事。在这种情境下,让我们说出“恩。我们做的是对的吗?或者是我们做的设计完美吗?”并不容易。我认为我们应该作为一个群体努力进行更多反思行为。所以我有一个论点,即一个设计师应该是一个怀疑论者。

我知道怀疑主义并不一定是关于积极的鼓励性的工作,但是这的确会打开我们对周边事物的怀疑视角,同时要求我们思考那些需要发生在文化和态度方面的转变。我的确希望看到一些改变发生。首先的转变是让我们从“惯例”转移到“探索”上去。设计思维的局限性设计思维体现了我们对于惯例的迷恋。去年我进行了一次关于设计思维和我对于设计思维看法的演讲,得到了许多回应。在社会之中,身为专业人士的我们渴望惯例和神话。

就我们如何思考以及如何工作的方法问题而言,惯例让我们圈地为牢。这种非常线性的工作方式完全消除了创作的其他可能性。基于3M公司的便利贴(这是设计思维的标志),你可以完成许多快速的头脑风暴和合作,对吗?但是如果你看一眼标签上面出现的内容,就会发现它们仅仅是既存在我们头脑中的想法,对吗?这种方法值得怀疑,因为它潜在消除了那些你实际上可以丰富我们讨论的许多其他材料和可能性。而从惯例出发,我想谈谈那些工作之中的老方法。这并不仅仅是指回到过去的媒介上面,而是需要回到探索的概念上去。我曾经看到一张传奇设计师查尔斯和雷·埃姆斯在工作室里工作的照片,我最先注意到的是他们工作室里的所有东西。

当然,当时互联网和电脑还没有出现。但是他们工作的特别之处在于他们对周遭的一切都很好奇,并且尽其所能搜集一切东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