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距离市场成熟还有相当远的路要走,但是近来国内的艺术品…

艺术品

第一批MOBIKE的设计精细,用轴承取代链条传动,构建GPS追踪和大数据管理系统,颠覆自行车车身整体设计……诸多环节体现出创始团队的精心考量和艺术品情节,以及通过大数据进行精细化商业管理的初衷。但随着行业参与者的增多,竞争的加剧,大家逐渐发现共享单车的核心竞争力是车的数量,大多数消费者更倾向于在身边选择可用的车,而非专注于某一品牌通过GPS去寻找附近的车,这一功能对消费者来说其实际价值便下降了很多,而较低的制造成本凸显为核心竞争力之一。

时至今日,共享单车的制造工艺趋于一致,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车身的颜色,最大的相同就是他们短距离代步的功能。同样,很多标榜情怀项目经营一段时间之后,个性化的元素减弱了,消失了,或者变味了,名存实亡了。此前个性因素迥异的项目,相互之间越来越像。到最后,两个初衷大相径庭的民宿,最大的差距可能是他们的位置,最大的相同点,就是他们住宿功能。

向核心功能的回归对于共享单车企业来说不构成致命影响,因为这种变化不影响定价体系、客户群体、营销战略。但是对于强调个性的非标产品来说,如果向核心功能的回归伴随着个性的消失、“情怀”的衰减,则会实际的影响到长期运营,因为非标失去个性,价值就缩水了。二、乡村的核心功能定位:第三空间那么进而我们要问,乡村的核心功能是什么?归隐闲适的生活、回归小农经济的自给自足、传统文化的寻根情节、亲子活动的空间?这些是乡村功能的具体应用和表现。全面的说,乡村的核心功能是为人们提供第三空间。

汇率中有一个蒙代尔不可能三角理论,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固定汇率制度、资本自由流动三者不能兼顾,这是由三者的制约关系决定的。城市的发展中也存在类似的现象,第一空间、第二空间、第三空间很难全部具备。第一空间代表工作空间,第二空间代表居住空间,第三空间代表休闲娱乐空间。尤其是在中国,土地经济支撑GDP,地方政府在财政压力之下,土地配额也优先供给第一空间和第二空间的建设。

所以第三空间的稀缺更加的突出。旅游行业近十年的平均增速在14%左右,旅游消费的增速连续7年超过社会零售总额,也就是说旅游需求的上涨势头超过消费领域的总体水平。城市高速建设的10年,也是旅游需求高速发展的10年,虽然刺激旅游需求的因素有很多,比如收入因素、消费理念因素等,但旅游的核心心理诉求是脱离第一第二空间去第三空间寻找自由与放松,因此旅游数据的持续暴涨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城市第三空间的缺失与对第三空间需求的强烈。对第三空间的强烈需求催生了很多不经济的现象。

比如,目前民宿行业定价中枢普遍偏高,一些稍有名气的民宿间夜价格与出境游产品价格处于同样水平。再比如,小农经济本身是效率不高的。从营养和安全性上讲,小农经济的产品与现代农业产品相比并无优势,甚至不确定因素更多一些,但这些影响不了全社会普遍对小农经济自给自足模式的热爱和对小农经济产品的痴迷。对于以上这些产品,消费者不可能是冲着性价比来的,更多是一种心理需要。

这是第三空间给产品带来的增值,这是第一空间和第二空间所不能提供的,因为第一空间和第二空间基本上不能激发出这种心理状态。这种不经济的消费思潮其实是第三空间行业红利的具体表现。三、乡村与城市的关系:乡村服务城市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个新的提法与建国以来历次对农村价值的提取是一脉相承的,只是手法上有所提升。工农产品价格“剪刀差”新中国成立以来,农产品实行统购统销,工农产品价格剪刀差为工业发展提供了巨大支持。

52年至97年的45年间,农民以工农产品价格剪刀差的方式为工业化提供的资金支持超过1.2万亿元。廉价劳动力78年以后,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的速度加快,外出就业农民数量,83年是200万,08年是1.3亿人,25年增长65倍,每年平均增长18%。78年以来合计贡献剩余价值约85000亿元。这还不包括,农民工的任何社会保障费用,像养老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

友情链接: